波及到张书钰啦

我自认为还算冷静,就是眼里揉不得沙子,奉行该出手时就出手。

快看唐医生的腰啊!!小唐的腰有这~~~~么好看!

复联初代六人组纹身的梗

没人搞我自己来

多大的糖啊!

P6P7之间有一句铁罐说的“那给你纹到脑门上得了”

可能有点隐晦
(博士的背景是佛教的图)

按照活下来的,我觉得我也就是能吃一大口锤盾糖了

新发型,胡子什么的,满满的熟悉的感觉。

好久不见,你我其实都还是老样子

还有啊,地球上的人应该都觉得Thor已经死了,铁人在泰坦是听银护提还一脸不可思议。队长看见雷神开大,“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简直已经写在脸上了!第一句话还是调侃,你俩到底有多熟?!

The Stranger 异乡人

鹰眼中心向【豹鹰】清水友情(一发完)

隐【银鹰】

预警:如果被卷进瓦坎达王室争端的不是小玫瑰而是鹰眼(毕竟他俩长的不是一般的像),黑豹电影剧情+脑补

垂死病中惊坐起,忽然想起忘发文。两个月前的存稿,我怕不是个傻子。

正文

       T'Challa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他,但也就是见到那个金发特工的瞬间,他意识到了这次任务大概不会那么顺利的完成。Shit!Clint Barton AKA Hawkeye不是声称自己退休了要回家种地带孩子么?

       “所以你就是买家?”黑豹看似不经意地晃到特工身边,很满意的注意到特工被吓了一小跳,皮鞋就不能做成静音的么?“Stark让你来的?”

       鹰眼摇头晃脑地把国王放下的筹码也划拉到自己名下,倒也不着急地解释着:“尤利西斯.克劳算是复仇者的老对头了,队长也在找他,不过没我消息灵通就是了。”他又瞟了T'Challa一眼,顺着黑豹的目光找到了二楼的瓦坎达的将军,“哇欧,毫无冒犯之意,你知道你们在这儿有多显眼吗?”

       “那又怎样?”T'Challa颇为不屑,接着话锋一转,“先说好了,克劳归我。”说完黑豹就扭头走向了另一台赌桌,显然是对“送给”鹰眼的那些筹码并不在意。只是没想到很快特工又跟了上来,絮絮叨叨地说起了他必须带克劳走。

        “我可以把那块振金留给你,议会要求我必须把他带回去接受审判。”T'Challa知道Clint总在关键时刻说个没完,而Nakia已经在提醒他集中注意力了,于是没等特工反驳,他们就同时注意到了门口安检处的警报声。两人不动声色地离开赌桌,一明一暗,等着克劳走进埋伏圈。

       战斗几乎是在瞬间爆发的,黑豹只顾着扑倒了离他最近的金发特工,据说鹰眼在复仇者联盟中的受伤记录一直身居高位,愿豹神保护他,可怜的家伙。与尤利西斯.克劳的战斗迫于异邦人的存在而四处碰壁,尽管如此,在大闹釜山之后,他们还是抓住了振金贩子。

       “嘿!弓箭手!”站在审讯室外面的鹰眼忽然听到Okoye叫他,“你怎么不带弓箭?你知道振金不会被安检查出来吧。”

       “呃,我总不能像克劳那样把弓箭藏到裤裆里吧,”Clint做出了一个呕吐的动作,顺便把胳膊搭在了T'Challa的肩膀上,换来了护卫队长不满的瞪视。“说实在的,克劳总归还是个美国人,把他带回去我还能赚一笔不小的外块呢。所以你要是真想审判他,我也得跟着回瓦坎达,顺便看看我们的小伙伴‘白狼’。”

       似乎是为了回应Okoye,黑豹重重地拍了拍鹰眼的肩膀。

       于是当爆炸声响起、金发特工倒下的时候,两人的内心显然有着不同的想法。Clint很清楚不久后他会完好无损地在瓦坎达醒来,而T'Challa,是谁说的这倒霉家伙有个受伤体质来着?

 

 

       感谢如灵丹妙药一般包治百病的振金,Clint没过多久就醒了过来,看到Shuri的背影后小声的庆祝了一下,接着意识到一个重大的问题,“我是不是没穿内裤!”

       古灵精怪的小丫头从自己的实验桌前转了过来,蹦蹦跳跳地冲着只穿了一件民族风情罩衫的鹰眼跑来,在又经历了一遍“彻底”的检查后,Clint被允许离开实验室/医疗室,反正他对瓦坎达王宫也(差不多)足够了解了。“说真的,你们这里没有通风管道和吊顶是最大的败笔。”

       “就像你穿着拖鞋在我的实验室里乱晃一样的败笔!”小丫头嘴不饶人的顶回来,将特工赶出了实验室。

       离开实验室,Clint就在瓦坎达的王宫里转悠起来,T'Challa应该去会见议会了,他们没能把克劳带回来,这很麻烦,他知道几十年前那个见鬼的走私犯给边界部族带来了多大的损失,W'Kabi不是什么会说算了就算了的人,因此作为一个外人他还是不要去凑什么热闹了。

       在矿坑里遇上了一片开着紫色发光小花的花田之前,Clint经过了一扇奇怪的门,鉴于黑豹的王宫里没什么对他来说是正常的,所以这扇门上突出的亮橙色猩猩头也没什么“非常奇怪”。他试着戳了戳猩猩的头顶——如果他的弓箭在这里的话他才不会用手,然后猩猩头忽然猛地向下坠落,像是按照什么轨迹,但什么也没有发生。

       对于这种赐予黑豹超人力量的心形草药他早有耳闻,本来以为会长在雪山之巅或是悬崖峭壁上,没想到是在不见天日的矿洞里。见四下无人,鹰眼忍不住也想要尝试一下。天可怜见,他又不知道这东西是怎么个吃法,揪下几片心形叶子就往嘴里塞。

       “呸!”没嚼几下他就受不了了,这又干又涩的草叶子他们怎么吃得下去?

       “你吃了心形草药?”T'Challa的声音忽然从洞穴深处传来,他急切的走向特工,甚至暂时忘记了同伴带给他的不快。

       犯了错误的那个人却满不在乎,鹰眼无辜地伸出手指着地上自己刚吐出的烂叶子,口气颇为嫌弃。“你是黑豹啊!你当你是猫吗?吸猫薄荷啊?”

       黑豹忍下了想要打死特工的冲动,紧皱着眉头打量起对方,“心形草药只对黑豹有用,其他人吃了就会中毒,希望你没有咽下什么汁液。”看着没来及听完就跑出去漱口的鹰眼,国王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Clint没想到再次听到黑豹的消息是他的死亡,虽然对瓦坎达的传统习俗有所了解,他还是不能接受随随便便一个杀人犯能名正言顺的成为一国之君。再说了,那家伙杀了黑豹!他杀了T'Challa!因此,在Shuri和Nakia把他拉走的时候他正收拾装备准备去会会这位“杀人魔头”。

       “不就是海军陆战队吗?老子还是世界最佳弓箭手神盾局王牌特工呢!”他背起振金弓,抱起双臂,十分自信地嚷嚷,接着被Shuri一把捂住了嘴。

       “你是个外来人!别说你不该牵扯进王室的斗争,护卫队甚至根本不会让你进入皇宫!”Nakia嘶声说道,“Okoye没法脱身,我们必须在Killmonger下杀手之前把公主和太后转移出去!”

       “而且你连我哥都打不过。”小公主又补上一句。

       话虽是这么说吧,可当大名鼎鼎的鹰眼裹着一条瓦坎达振金毛毯和三位女性在雪山跋涉时还是感到了不甘。“我们就这么跑了?Killmonger会毁了瓦坎达,让整个世界陷入战争!这就是他们的职业,我要联系队长推翻他,不就是挑战吗,金钱豹有什么了不起!”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在雪山上大声说话。”浑厚的声音伴着一片阴影而来,Clint抬起头,发誓他看见了这辈子见过的最高大壮的人类。

       这些野蛮人是不是一点都不讲道理,话还没说完就在那“呼!哈!呼!哈!”的,被强行打断无数次的鹰眼盯着眼前仿佛盐焗乌鸡一样的T'Challa,时不时瞥一眼旁边像座山一样的白猿头领。

       所以最终他们决定要直接打回去,趁其不意只要干掉了Killmonger就解决了所有问题。鹰眼无比自信地表示自己也可以出一份力,振金弓箭不会再被打断了。黑豹眼含笑意,却无情的拒绝了他,“你在我的国土上就是我的客人,我对你的安全要负责任。”Clint吸吸鼻子,一把握住T'Challa的手,表达了自己的谢意并发誓好兄弟一辈子。

       “但是等你坐回王位,我还是要挑战你的。”鹰眼裹紧他的振金毛毯,窝在一边嘟嘟囔囔。“你不吃心形草药八成就不如我了。”

       T'Challa眯缝起眼睛,Clint赶紧挤出一个夸张的笑脸。“你是说挑战吗?我和N'Jadaka的决斗可还没结束呢。”

 

 

       鹰眼按照计划溜进了实验室,所有人都在外面的平台上,整个矿坑内部空无一人,模拟驾驶舱升起的时候他发自内心地欢呼起来,皇家利爪号,来吧!

      “我给你改成了美国版驾驶模式!”

       你当我不会开瓦坎达模式吗!

       他的任务是驾驶皇家利爪号击落已经起飞的几架飞行器,开飞机打飞机什么的,凭铁罐儿的增高垫发誓,这里可没人能比他做得更好了。

       飞行器起飞后,Clint从高空看见了地面上混战成一团的近卫队与边境战士——W'Kabi和Okoye不是两口子吗——都是瓦坎达的战士,这让他无从下手,转而加紧对几架飞行器的追击。

       已经起飞的飞行器一共有六架,个个长得就像大号蜻蜓,Clint实在不明白这种十分不符合空气动力学原理的外观是如何起到运输的作用的。很快他就锁定了一架距离最近的“蜻蜓”,一连串机炮准确地命中了目标,装载有振金的飞行器爆炸波及范围更广,Clint几乎躲闪不及,连虚拟驾驶舱都晃动起来。另一架距离近的“蜻蜓”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它被包裹进爆炸的火焰中,更是扩大了这个空中的火球。

       皇家利爪号绕过爆炸的范围,警报器忽然惊叫起来,两架“蜻蜓”趁机绕到了Clint的身后,炮口已经对准了皇家利爪号。鹰眼急忙用一串翻滚和几十发干扰弹避开锁定,一个急速上升让看不清路的一架“蜻蜓”撞毁在峭壁上,并趁机绕到了另一架“蜻蜓”的背后。

       这个时候实验室却忽然震颤起来,Clint用了0.5秒确定震颤的是整个实验室而不仅仅是模拟驾驶舱,接着他看到了透明玻璃外的一架“蜻蜓”。Clint忽然颤抖了一下。独自面对一架战斗机,上次他怀里有一个孩子,这次他要阻止世界范围的暴动;上次他身前有一个年轻的银发男孩儿……

       “老家伙!”

       “你没看见它过来吗?”

        Clint使劲摇了摇头,将快银的身影从脑海里晃出去,他曾经花了很长时间才走出导致Pietro死亡的阴影,也因为此他才格外照顾Wanda,没想到会在瓦坎达触景生情。不是现在!

       “鹰眼!离开那里!”Shuri的声音从耳麦里传来,提醒了Clint现在皇家利爪号正被前后夹击的危险,接着又是一阵凶猛的震颤,他知道他被击中了。我他妈现在什么都干不成了吗!

       “双手交叉到胸前。”T'Challa毫无波澜的嗓音忽然插进来,难以想象深陷战阵的黑豹还有闲工夫关心一下退休特工。

       “什么?”一边问Clint还是照做了,这是让我摔的时候不那么惨吗?

       “现在——松开!”接着皇家利爪号的系统重新上线,之后迅速追上了那辆架逃逸的“蜻蜓”,在它们离开瓦坎达的防护罩之前瞄准——发射——搞定!

       实验室厚厚的防弹玻璃上已经出现了大面积裂纹,Shuri一直在催促他赶快逃跑,逃跑吗?又一次逃避于是又有人因你而死?皇家利爪号开始返航。

       防护剩余:20%

       皇家利爪号飞过瓦坎达的集市。

       防护剩余:14%

       皇家利爪号掠过平原上的战场。

       防护剩余:8%

       皇家利爪号进入矿坑。

       防护剩余:3%

       皇家利爪号发射了电磁炮。

       飞行器爆炸。

       防护剩余:0%

       远在战场上的人只能听到矿坑里的一声巨响,T'Challa、Shuri等人则从耳麦中听到了玻璃破碎的嘈杂声和一阵呻吟。

       “鹰眼!”黑豹喊叫着,“回答我!”

 

       “Clint Barton!”

 

       “咳、咳、咳……”沙哑的声音忽然再次出现,“T'Challa,我没事。真对不起Shuri,把她实验室炸了。”话语中虽然透出痛苦和疲惫,但更明显的是说话人语调里的轻松和慵懒。

 

 

       这场战斗最终以T'Challa的胜利而告终,他将匕首插进了N'Jadaka的胸膛,在他死前,瓦坎达失落的儿子在兄弟的陪伴下终于见到了故乡最美的夕阳。Clint跟在两人后面,逆着金色的光线,他看到两尊极其相似的剪影,他不懂瓦坎达所谓的豹神和他们的信仰,但他相信N'Jadaka的心中已经没有仇恨。

       “可惜了了,心形草药都被烧光了。”事后Shuri在她被毁得乱七八糟的实验室里悲伤地说,“也不知道再长出来还要多久。”

       T'Challa沉思着,硬件的损失很容易就可以弥补,但就像这代表传统的心形草药,传统的部落关系和国际形势已经发生改变且不可挽回,瓦坎达融入世界已是大势所趋……Shuri还在一边碎碎念,什么她又不是生物学家,也搞不出点DNA标本克隆出来些,连物种多样性都扯了出来。

       “T'Challa之前还喝了草药,要不你拿他做点实验?“Nakia出主意,完全不顾恋人的想法。

       这时被Okoye拉去当壮丁的鹰眼走了进来,他刚刚安放好了N'Jadaka的尸体,将他暂时安置在了祭坛中央的沙坑里,也许这样还能让他离祖先近一些。“有谁现在需要心形草药吗?”一时间屋子里的三双眼睛齐齐向他看来,“之前装了点在兜里来着,”他迟疑地开口,“你们那花长的挺好看的……好了我知道这是不对的,我真的很抱歉,但是你们可以不要继续这么看我了么?”

       “T'Challa,”Okoye忽然开口,“我现在对你准备开放国门的想法持怀疑态度。”

       Clint忽然意识到了将军没说出来的后半句话是什么意思。韩国釜山,T'Challa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将奇摩尤珠塞进了他的脊柱还救了他的命,却因为他的介入而丢了克劳,这才酿成了后来发生的事。Zemo为了复仇间接造成了老国王的死,使得瓦坎达不得不开始暴露于世界镜头下。似乎只要和他们这些异乡人扯上关系,瓦坎达总没有什么好结果。

       T'Challa显然也明白将军话里有话,不过他宁愿认为这是Okoye对于Clint Barton本人的调侃。”事实上,你可以先去看望白狼,Barnes一定很期待看到老朋友。“

       Clint点点头,其实他和Barnes没什么可叙旧的,除了神盾局的文档,他只从别人的嘴里了解过冬日战士的一点点过去,加上短暂的”并肩作战“,多少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他乡遇故知吧。

 

看复联新开始,忽然发现美队的盾牌还有一个量身定制的小包包!!

锤哥你不考虑一下?

猫武士hp AU

如题,突发奇想就整了个雷族的,猫物表已经忘的差不多了,长什么样子纯靠记忆拼凑
有哈利波特的一点点剧情
白毛和蓝毛的猫们我对不起你们,实在是不能想象哪个人出生就长这样的发色
所有人物(猫物)和剧情都不是我的

雷族——格兰芬多
风族——赫奇帕奇
河族——拉文克劳
影族——斯莱特林

格兰芬多
火星:红发绿眼,热情自信
      麻瓜出身,变形术教授,格兰芬多院长,曾在上一场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

灰条:灰发,褐色眼睛,乐天派
      古老家族继承人,恶作剧大佬,魔法部禁止滥用麻瓜物品司司长,为了研究麻瓜物品而专门加入这个司,私下还是对角巷最大恶作剧商店的股东之一。

尘毛:深褐色头发灰色眼睛,严肃暴躁
       魔法部法律执行司司长
乌爪:黑发蓝眼,温和内敛
      学生时代最先发现黑魔法防御术教授虎星的邪恶目的,目前在对角巷开有一家书店,致力于将麻瓜文化引入魔法界。

沙风:浅褐色头发棕色眼睛,行事雷厉风行,和火星是伴侣
      隶属于魔法部下辖的研究机构

学生时代的火星、灰条、尘毛和乌爪四人自称狮院F4,至今仍关系亲密。

黑莓掌:深褐色头发琥珀色眼睛,沉稳正直,松鼠飞的伴侣
        魔法部最有希望的傲罗之一,大魔王虎星的儿子,本学期兼任黑魔法防御术教授。

松鼠飞:红棕色头发绿色眼睛,性格开朗不拘小节,火星的女儿
        神奇动物学家,两个儿子狮焰和松鸦羽还小的时候就被带着满世界乱跑

叶池:棕色头发褐色眼睛,身材娇小,火星的女儿
      圣芒戈治疗师,嫁给赫奇帕奇的贵族鸦羽,育有冬青叶一个女儿

蕨毛:浅金色头发棕色眼睛
      魔法界著名建筑师

云尾:灰褐色头发蓝色眼睛,身材微胖,性格急躁
      和麻瓜接触较多,经商

亮心:姜黄色头发棕色眼睛

蛛足:黑发黑眼,性格沉稳多疑
      年轻的傲罗

桦落:浅棕色头发黑色眼睛,霍格沃茨六年级生,院队守门员(队长)

白翅:浅金色头发绿色眼睛,霍格沃茨七年级生

莓鼻:蓝色眼睛,长有雀斑,古老家族继承人,自大,霍格沃茨五年级生,自以为很牛逼的找球手

蜜蕨、罂粟霜:亚麻色头发棕色眼睛的双胞胎,五年级生

炭心:黑色头发蓝色眼睛,温和坚韧,四年级生,曾因为生病休学一年,学霸一枚

狮焰:金色头发,琥珀色眼睛,勇敢乐观,四年级生。院队击球手,擅长黑魔法防御术、变形术和魔咒

松鸦羽:灰黑色头发蓝色眼睛,天生双目失明,聪明敏感,提前一年上学,四年级生。据说有预言家血统,擅长魔药和魔咒

冬青叶:黑发绿眼,忠诚守信,和炭心是最好的朋友,四年级生,院队追球手

狐步:火红色头发绿色眼睛,三年级生

冰云:浅棕色头发绿色眼睛,三年级生

荆棘光:深棕色头发褐色眼睛,二年级生,出色的追球手,后被暗算跌入打人柳终生残疾

黄蜂条:灰黑色头发蓝色眼睛,二年级生,性格沉稳多虑

梅花落:红棕色头发绿色眼睛,漂亮的二年级生,嫉妒因为受伤而得到更多关注的荆棘光

鸽翅:灰蓝色头发蓝色眼睛,一年级生,充满好奇心

藤池:深棕色头发蓝色眼睛,一年级生,和鸽翅形影不离

BTW. 我没忘了遗忘之境
BBTW.查了一下才看见之前有人写过了,人家明显介绍的更全面一点,而且魔杖啊宠物啊什么的都没考虑😅

还在洛阳的小伙伴们了解一下吧😊咱能有这个活动(的意向)已经很不容易了😘去不了的能扩也扩一下,起码一个城市的留个脸熟以后面个基啥的也挺好啊

群号589314992


(不要脸的加了很多tag抱歉)

遗忘之境

第七章

       已经是深夜了,烬爪可以透过“窗户”看到半个月亮。这些两脚兽把他抓来困在这个小小的笼子里,母两脚兽和小两脚兽还总是想摸他,实在是让他讨厌;他们还几乎用了半个夜晚来观看一个会闪光的黑盒子,并且不停的进食。他们不需要睡觉的吗?这也让烬爪十分痛苦,往常在营地里,他早就和姐姐窝在一起睡着了。早些时候他还在呼救,可是没过多久他就提不起力气了。两脚兽放在他面前的“食物”闻起来奇奇怪怪的,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两脚兽终于关掉了光,在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环境里,烬爪伸了个懒腰,准备好好休息一下,明早再思考怎么逃出去。就在这时,两脚兽没有关紧的窗户上突然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烬爪抬起头来看,一只大块头猫的影子出现在月光中,他赶忙站起来呼救,对方却做出了让他安静的动作——那是武士的战术动作!那也许是他的族猫来救他了!

       大猫从窗台上跳下来,轻轻地落在他的笼子旁边,他这才认出对方是雷族的副族长狮焰。可是,就算他来了又能怎么样呢?要是他能救我,我还不早就自己逃出去了。尽管雷族副族长在风族人缘很不错,但那毕竟是雷族猫,石楠尾说雷族猫不过是一群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乐天派。

       但出乎他的意料,狮焰跟他对视一眼并没有说什么,只听“啪嗒”一声,几乎磨破他口腔的锁扣就打开了。烬爪刚想惊呼一声,对方就堵住了他的嘴,还用尾巴示意自己跟着他走。不走白不走,留在这里当宠物猫吗?

       只是他是不是有点高估我这个小学徒的能力了?他们试图从狮焰溜进来的窗户离开,但是烬爪却对高高的柜子和窗台望尘莫及。他不敢发出声音,准备去试试两脚兽进来时的推拉门还是否能打开,还没迈开脚步就被揪着尾巴摁住了。强壮的雷族武士一口咬住他后背的皮肉,像搬运幼崽一样带着他跳到了笼子上方,接着跳到桌子上。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他们离窗台越来越远,足有一只狐狸身长,而中间只有一块看起来不怎么厚实的米黄色皮毛。

       这下他总算愿意把我放下来了。烬爪长舒一口气,看看下面,这可真高,他在风族领地上就没见过什么高一些的东西。接着他注意到狮焰,雷族猫现在好像是要干什么大事了,他放低了身体,后腰绷紧,然后猛地一跳——对,他挂在那块皮毛上了,我难道曾经期望过他能直接跳到窗台上吗?但是他还在扭动着,连带着那块皮毛也晃动着发出微弱的噗噗啦啦的声音,借助晃动着的皮毛,狮焰忽然发力,真的落在了窗台上。

       这也——太傻了!非要搞出那么大的动静吗?雷族猫真是一群虚荣的家伙。

       但是当已经跃上窗台的狮焰示意他也跟上来的时候,他还是蹲伏下来、绷紧了身体,用尽全力跳了起来,并抓住了那块薄薄的皮毛。接下来是更困难的部分,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用力才能把自己荡起来,而且,他几乎用不上力。没有谁会帮他的,就像在风族时,没人会帮助他,包括他的父母,于是他学会了自己想办法。烬爪模仿着刚刚狮焰的动作,努力左右摇晃自己,在荡到最高处的时候他放松了爪子,身体轻飘飘的像飞起来一样——在他完美的错过窗台之前,狮焰又一次抓住了他。

     “呃,谢谢你。”在终于离开那个两脚兽巢穴之后,烬爪不好意思地扣着地上的草叶,而狮焰正从石墙向外紧张地张望着。

       听到他的话,雷族猫好像忽然不易察觉地抖动了一下,他转过头来,沉默的看着烬爪,眼睛微微眯着,好像有惊喜,又有遗憾。最后,狮焰叹了口气,说到:“走吧,已经安全了。”

       烬爪来不及思考,只好赶紧跟着对方奔跑起来。跑着跑着又忽然纳闷儿一只雷族猫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那么他一定穿越了风族领地,一定还有更多的雷族猫,他们是要攻击风族吗?从出生起,烬爪还从未经历过战争。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就必须查探清楚雷族在干什么勾当,然后想办法回去报信,这样就会有猫看得起他了。

       果然,离开村庄后狮焰带着他向不远处的石头山跑去,也许有更多的雷族猫就藏在石头中,等着对风族发动进攻。他这么想着,又碍于雷族猫一会儿就回头查看他还是否跟着而不敢轻举妄动,只好跟着对方一直跑到了石头山下的一个洞附近,雷族的鸽翅迎了上来,这更加坐实了烬爪的猜测。

      “你可算回来了,”雷族的母猫急切地说,“要不是我们的确需要休息——”接着,她发现了躲在后面的烬爪。“一只风族学徒?你花了半个夜晚就为了救风皮的儿子?”

       狮焰像是长舒了一口气,语气中也透着疲惫:“不,我先带他去休息一会儿,明早我们再仔细讨论这个问题好么?”说完也不等鸽翅回答就绕过了对方,烬爪赶紧跟上,看到雷族武士深深的皱紧了眉头。

       他们没有走进洞穴,而是在一边的灌木旁安顿下来,烬爪不知该说什么好,只好准备休息——武士不杀戮,所以他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当紧张的精神一放松,他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累瘫了。

      “嘿,”一旁的狮焰突然开口,“我不在乎你的父母是谁,但你是族群猫,我就应该把你从两脚兽手里救出来。我们只是一支小队,对风族没有任何额威胁,但如果你想回去,请至少留到明天早上,毕竟一整夜都会有雷族的守卫,他们可不会放你平安离开。”

       一支小队?他们有什么目的?是石楠尾曾经提过的愚蠢的雷族旅行吗?但是他太困太累了,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决定就沉入了梦乡。

     “一只风族猫?你在想什么?”一个陌生又尖利的声音传来,吵醒了烬爪。是啊,他们一定是鼠脑子才会在袭击风族之前救下一只风族学徒。就在他清醒的过程中,他还听到狮焰在努力争辩。“我们不能眼看着一只族群猫变成宠物猫!”

      “是啊,他还是个黑森林猫的儿子——风皮曾经不止一次试图杀了你!”这是鸽翅的声音,真棒,他们这群入侵者还骂上风族猫来了。

       就在他一边聚精会神地偷听着那几名武士的争论、一边试图降低存在感并试图逃跑的档口,一张黑脸伸了过来:“嘿!你醒了!”另一只年轻的学徒叫嚷着,显然,她还不够格参与武士们的讨论,“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冬青爪,你是烬爪吗?我在森林大会上看到过你……”

       她还没说完的话被狮焰打断了,他们似乎终于讨论出了一个结果——关于如何处置他。“我们不能在你身上花更多时间了,所以你必须自己回到风族去。”什么?“穿过来时的村庄——我的意思是不要‘穿过’,而是从远离村庄的草场,利用羊群,然后再翻过一座不高的山坡,你就能看到风族领地的高地。这也许会花上你两天的时间,但最重要的还是安全,一定要远离两脚兽和狗。”雷族副族长的语调强硬而不容置疑,把烬爪几次想要说出的话都憋了回去。

      “我是说,你们要放我回去?”烬爪在狮焰说完后终于有机会开口,竟然只是问出了这个看起来像个狐狸脑袋才会问的问题。

      “不然呢?”一只烬爪没见过的公猫不屑地插了话。烬爪注意到他的四肢修长,比起结实的雷族猫更像灵巧的风族猫。

       他紧张地舔舔嘴唇,试探着问道:“你们就不怕我回去报信?”

       这下几名武士忽然面面相觑起来,最后还是狮焰作为代表。“你已经离开族群多久了?我们从湖边经过的时候曾遇上风族的巡逻队并说明了缘由,而且——你的姐姐烟爪是知道这件事的。”他有些不太确定的说完最后一句话,还向黑毛学徒的方向确认了一下,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又看向烬爪。

      “所以,你们不是要袭击风族的?”哦这太蠢了!

几名武士笑起来,那只陌生的母猫最后说:“好了,你真的要回去了,你的父母同胞和族猫们会担心的。”

       不,他们才不会,他们会嘲笑一星的外孙子怎么会独自离开族群还被两脚兽抓住,而风皮,他的所谓父亲只会骂他无能——被雷族猫救了!于是,他急切地摇着头,大声问道:“不!我才不要回去!你们去哪?我跟你们一起去!“

       几只猫都像见了鬼一样地看着他,“这不可能,你只会是个拖后腿的!”陌生的年轻公猫喊着。但看起来他并没有什么决定权。

     “求求你们了,我不想再回到那个族群里了。”他深吸一口气,摆出一副可怜的样子,“除了烟爪没有谁把我当风族猫看!可烟爪最近天天晚上都偷偷跑出营地!我干嘛还要留在那?”那只黑毛学徒紧张地在狮焰和鸽翅间来回转移视线,也许她是在祈求他们留下我?

       雷族副族长踱起步来,他和那只陌生的母猫交换了几次视线,终于转身面对烬爪;“听着,我们要走很远的路,如果石楠尾给你讲过急水部落——要比那远的多,我们不希望带上另一只学徒来增加负担,关键是这趟旅程将极为危险,我没有权利让你去冒这个险。”

      “我有权利决定我自己干什么!”烬爪急切地争辩,因为他实在实在是不想再回到那群猫中了,“而且她也是个学徒。”他指着之前的黑毛学徒,理直气壮。

       几名武士忽然犯起难来,蜂蜜光最先跳起来反对:“我们是要回去拯救一整个族群!我的族群!我不希望因为你一个无关痛痒的小学徒而让我的整个族群灭亡!”

       尽管蜂蜜光坚决反对,但至少狮焰和另一只年长一些的母猫已经开始思考了,雷族副族长想在又生气,又莫名其妙的有些悲伤,这竟然让他想起了石楠尾。

      “别逼我回去,求你们了,那个族群我真的呆不下去了!”烬爪这次把目光瞄准狮焰,“就算你们赶我走,我还是会一路跟着你们的!”最后,他宣布说。


我知道我中间隔了很久。。。真的很抱歉(如果有人在看的话)
其实主要原因是上学没把书带走然后忘记路了。
但还是隔的太久可能会忘了前面的剧情然后我又不会加链接(对,手机电脑都试了依然不会),所以还是看一下前面的吧反正也没多少对吧
但是隔这么久还是我的错😊

😂😂😂😂😂😂😂笑死我算了

比哈特的马大哒:

#锤基#【锤基版家有儿女!OTZ】
实在是被笑得画不下去就改了个图,很粗糙!请 @阿软 太太接收!
雪海拉,流星锤,胖基,夏奥丁。真的要画起来不得了啊